北京女足主教练:理解投资方 盼各界的帮助渡过难关

足球人 2021年01月19日 足球即时比分 25次阅读 查看评论

  对于正在广东佛山集训的北京女足来说,2020年底得到俱乐部投资方准备提前退出的消息,无疑给球队蒙上一层阴影——姑娘们正在备战2021年女超联赛和全运会。今天接受新京报记者电话采访时,北京女足主教练于允表示,希望社会能共同帮助球队想想办法,渡过难关。

  突发警报

  “断粮危机”时间点要命

  北京女足主教练于允原本应该把更多精力放在球队的阵容打法和技战术安排上,但最近投资方出现变故让他格外焦急。2016年底,北控集团子公司北控置业与北京先农坛体校签约成立了北京北控凤凰足球俱乐部,去年并入北控发展集团。2020年底,投资方却口头通知球队,从2021年起将不再投入。

  对于突如其来的困难,于允告诉新京报记者,他理解投资方的难处,“我们非常感谢投资方过去几年的支持,投资方遇到难处,提前退出也是我们可以理解的市场行为,但现在这个时间点太不巧了,所以我们希望能赶紧找到新的资金投入。”

  北京女足今年有两大赛事任务,参加女超联赛和代表北京参加陕西全运会。还有10天,全运会球员注册就将截止;2月26日,女超球员注册截止,“时间点不巧”的原因正在于此。让于允焦急的是,如果有资金投入,球队可以留住人,也可以补充人员,但如果没有资金,那前景会极不乐观。按照暂定的赛事安排,全运会预选赛将在4月打响,北京女足上届全运会获得成年组第8名,球队本届比赛的目标原本是在超过上届成绩的基础上,力争前3名。如果无法妥善解决资金问题,实现“进前3”的目标将极为困难。

  与上赛季获得女超第4名时的阵容相比,李雯、李曏、张琳艳等人都已离队,目前球队共有28人在佛山集训,其中还有一名特殊球员——马晓旭。去年12月31日,马晓旭的合同到期,现在随队训练保持状态,但随时可能离开。

马晓旭随时可能离队。图/社交媒体马晓旭随时可能离队。图/社交媒体

  队内氛围

  姑娘们期盼共渡难关

  2020女超联赛,在市体育局、俱乐部和先农坛体校的大力支持下,北京女足最终夺得第4名,收获近几年联赛的最好战绩。虽然没有外援,但良好团结的队内氛围成为一大助力。“球队有着很好的凝聚力,这几年也是一步一个台阶往上走。”于允认为,虽然北京女足因为人员吃紧,已经不比当年的辉煌,但和前几年为保级努力相比,确实有了很大进步。

  凝聚力不仅体现在赛场上,虽然球队遇到了突如其来的困难,但目前队员们的心气并没有散。只是“用爱发电”不是长久之计,于允坦言队员们对球队都是有情义的,平时打下的感情和信任基础也让队员们愿意和球队一起渡过难关,“但时间肯定不能太长,队员们也是要生活,我们不能要求她们一直承受经济损失。”

  北京女足遇到资金困难的消息传出后,于允接到了很多关心和慰问的电话,他形容为“这是对老北京女足的情怀”。由于北京女足隶属于先农坛体校,不至于因投资方出现问题而解散,但于允更希望球队能尽快看到新的生机。

北京女足遭遇的困境并非孤例。北京女足遭遇的困境并非孤例。

  投入对比

  女足要的其实并不多

  中国足协去年出台的“限薪、限投”政策结束了中超10年的金元时代。新政规定,从2021至2023赛季,中超俱乐部每赛季的投入总额不得超过6亿元;中超本土球员顶薪为税前500万元,一线队本土球员平均薪酬不超过300万元;外援顶薪为税前300万欧元,外援薪酬总额不超过税前1000万欧元。外界形容中超重新回到“小成本时代”,然而这样的小成本也是女足球队难以企及的投入数字。

  在女足业内人士看来,维持一支女超球队生存的投入为一年1500万元,年投入能达到3000万元的球队,就完全有底气冲击冠军。但从2017年至今,天津女足和大连女足因资金问题被迫解散,生存依然是女足球队所面临的最严峻问题。

  “铿锵玫瑰”曾奏出中国女足的最强音,而作为国家队塔基的女足俱乐部,不应该如此轻易凋零。

  新京报记者 周萧

  编辑 王春秋 校对 吴兴发


« 上一篇 下一篇 » 足球人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 标签:

说两句吧:

必填

选填

选填

«   2021年3月   »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31
网站分类
最近发表
最新留言
    标签列表
    文章归档
    友情链接